南昌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手术,南昌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疼吗,南昌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好吗

来源: 新华网  时间:2017-12-17 20:04:06
点击数: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南昌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手术,

原标题:五条生命能否给你杀死一个胖子的勇气? | 思想实验室

图片来自网络

壹读微信号:yiduiread

假设现在有一辆无人驾驶的电车正沿着铁轨飞速行驶,它前方的既定轨道上绑着五个人。而这时你恰好就在轨道旁边,你的手边有一个控制手柄,可以改变电车的走向,让它变道到另一条轨道上,而那一条轨道的前方只绑着一个人。


电车无法刹车。你什么都不做,电车就会撞死五个人;你搬动手柄,电车就会改变轨道,救下五个人而撞死另一个人。

你会怎么做?

A.扳动手柄,死一个总比死五个强

B.什么都不做,因为杀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对的

C.什么都不做,因为杀害那另一个人可能会触犯法律,不作为至少不会犯错


现在,我们把这个情景稍微改变一点点:同样是驶来一辆电车、电车前方的铁轨上绑着五个人,但现在你不是站在铁轨旁边,而是站在一座桥上。桥就在电车路线的正上方,而你的身边有一个毫无戒心的胖子。这时,如果你把胖子推下桥,他就会挡住电车,使绑在铁轨上的五个人得救,但胖子自己会没命。

如果电车上的人员伤亡不会发生变化,你会把胖子推下桥吗?

A.天啊那不是谋杀吗?不能推!

B.当然要推,死一个胖子总比死五个好

C.按理说死一个胖子是值得的,但是……我下不去手,总觉得哪里不对

总觉得哪里不对……到底是哪里不对?把胖子推下桥和扳动手柄,都是用一个人的命抵五个人的命,这两种做法到底有什么区别?

只管问不管答|何满子


活着是一个手段,还是活着本身就是目的?

转动手柄是在一个人和五个人之间选择,把胖子推下桥也是用一个生命拯救五个,二者在数学上,都是1对5,毫无差别。

可是具体的行动和实施的方式却大相径庭:扳动手柄是最接近于旁观者的行为,手柄的转动本身是中立的,要经过一系列的机械操作让电车变道、然后才会撞人。可是把人推下桥却是一个直接的行动,需要接触、动作、听着胖子垂直下落时的尖叫、砰一声坠地的巨响,时时刻刻提醒着你在他的死亡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用双手杀人,情感上的冲击比用刀剑要强,刀剑又比转动扳手要强。而那些坐在控制室里按动按钮发动无人机轰炸的将军们,则几乎感受不到死亡的冲击,所以杀人的决定对于他们来说,才远比前线的士兵容易。

这是一种解释。理智与情感的偏差造成了人们面对两种情景时的不同反应,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角度:更加理性、更深层地分析来看,扳动手柄只是在1与5之间做选择,而将胖子推下桥,却是把他当作了一个工具。

握着把手考虑要不要扳,是把一个人和五个人放在同一个平面上进行比较和取舍,而胖子被推下桥,于是铁轨上的五个人幸免于难,相当于用胖子的生命拦住了电车,从而实现了另外五个人的获救。

这种解读,使胖子的生命,彻底地成为一个工具。他为了实现某个目的而存在,又为了实现某个目的而死,和一双筷子、一辆车没有任何区别。

于是问题来了,生命可以被当成一个工具吗?

多数人从内心深处,对于自己的生命被当作一个工具、一种途径和手段,怀着深深的抵触情绪。也许有人可以不吝惜地为了高尚的事业而奉献自己的生命,但是把自己的牺牲和用来砌墙的砖瓦、用来盛水的杯盘和用来果腹的牛羊归为一类,他们一定不乐意。

人活着可以创造价值、可以造福社会、可以享受快乐、也可以帮助/拯救他人。但问题是,人的生命是否应该被定义为一个手段,来达到以上的那些目的?

还是说,人活着本身就是目的?人不应该是为了什么而活着,人只能为了活着而活着?

生命可以被赋值吗?又该给每个人赋一个什么「值」?

现在让我们不考虑实施的方式,只考虑是否应该对电车的既定轨道做出改变。“死一个总好过死五个”可能是一种最直观、最自然的反应:数学上5>1的逻辑简单易懂,可是仔细想来,这个5>1的表达方式背后,却潜藏着许多值得推敲的假设:

首先,5>1等同于给每一个生命赋予了一个“值”。其次,5>1的表述还预设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均等的,不论贵贱高低,死亡面前人人平等,每个人都是“1”。

如果我们抛开生命的尊严、死亡的神圣、身体发肤和上帝这些话题不谈,假设生命的确可以被赋予某种价值,那么给生命赋值的方式,应该遵循什么样的规则?

有人说众生平等,每个人都该是1,所以在电车难题里,5>1。

可是既然生命已经被赋予了某个“值”,这个值就代表着它的价值、代表着它可以交换到同等价值的资源,那么更聪明、更勤奋、更努力、对社会更有意义的人,难道不应该被赋予更高的价值?

回看电车轨道的难题里 ,如果一条轨道上躺的是诺贝尔奖获得者,而另一条轨道上是五个平凡的工人,那么还是5>1吗,或是一个估值为10的人,可以超过5个估值为1的人的总和?

但是如果那五个平凡工人里的其中一个将会在几年之后娶妻生子,他的儿子、或是儿子的儿子将会成为爱因斯坦呢?

那些本可能有的子子孙孙,是否也要算在一个人的价值里?因一个人的存在而产生的偶然、连带的效应呢?如果把大洋对面的一场海啸也算在一只蝴蝶的头上,那么每个人生存于世的价值,就将只能是无法估量的。

生命的估值难以计算。退一万步来说,生命真的可以被赋予某个「值」吗?一旦被赋值,就代表一个人的生命和某个数字挂上了等号,它可以被相加、相减、被比较、甚至……被某个具有同等价值的东西代替。

但是如果生命无法被任何东西代替、无法用数字衡量——如果生命本身就是无价的,那么1和5,1和无穷大之间,又怎么能比出个谁大谁小呢?

数千年前的杨朱叫老百姓不要总是为了帝王的千秋大业牺牲自我,他说,“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拔我的一根毫毛来惠及天下,我也不干。

也许他不是在教人自私,而是在告诉别人:每个人的生命和尊严都是无价的,就算是一群人、一天下的人要你牺牲小我为大我,你也可以不干。

现实里开来的电车

电车难题从70年代被提出以来,伴随着许多人的演义和津津乐道,但也引发了不少质疑和嘲笑:哲学家们专门喜好这些玄而无用的空谈,现实里怎么会有那么巧的电车和铁轨,我干嘛要去想这种永远也不可能发生的事呢?

且慢。

譬如有一天,你所在的部队确定了敌军的一处武装点,并且得到确切消息它们将要发动对平民的袭击、造成数以千计的伤亡。但是在发出轰炸命令之前,你发现在武装点的旁边就是一家幼儿园,它们之间的距离远小于轰炸的波及范围;

又譬如有一天,情报部门抓获了一名恐怖分子,并且知道他在纽约的某栋大楼里安装了定时炸弹,而余下的时间根本来不及一一盘查。你会对他使用酷刑吗?哦对了,他恰好还有一双8岁的双胞胎儿女,你是否会杀掉其中一个,然后用另一个小孩的性命来逼他交代定时炸弹的位置?


[一段留给思考的空白]


当然,要是真的有一天——那0.01%的可能真的变成了现实——你遇到了一辆呼啸而来的电车和一个奇迹般出现的手柄,最可能发生的一幕,是你根本没有时间思考。

你还来不及反应、还呆呆地看着驶来的电车,它就已经摧枯拉朽般地碾过了五具尸体。

但没有时间想并不是借口——大多数的情急之事,我们并不是没有时间想,而是有时间的时候没有想。所以现在,趁电车还没有开过来之前,不如我们一起来想想吧。

文末考:现在,你是一个外科专家。在你的病例表单中,有五个分别等待着心、肝、脾、胃、肾移植的病人,然后你遇到了一个身体健康的青年。假设没有其他的捐献者,五个病人若不进行移植都会死去,而这个青年的五脏刚好和这五个病人完全匹配,你手术的成功率是100%。

参考资料

1.Philippa Foot (1967), The Problem of Abortion and the Doctrine of the Double Effect

2.Thomas Cathcart (2013), The Trolley Problem, or Would You Throw the Fat Guy Off the Bridge? A Philosophical Conundrum

版权信息:攀枝花新闻网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上一篇: 沪指收涨0.42%冲破3200点
下一篇:下面没有链接了
搜索: